免费咨询电话

13034051340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 13034051340

  • 497166873

  • 497166873@qq.com

  • 13401201610269124

  • 安徽 - 合肥 - 庐阳区
  •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 阜南路169号东怡金融广场B座37层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赔偿案例>>正文

包河法院(七级伤残)

来源:合肥交通事故专业律师网 | 作者:刘超 | 时间:2019/8/12

段杨宣与张桂和、汤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经过

原告段杨宣诉被告张桂和、汤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财保合肥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6月1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丁雷适用简易程序,于2012年9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段杨宣及其委托代理人董道林、沈余,被告张桂和,被告汤强,被告太平洋财保合肥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鹿涛、周川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段杨宣诉称:2011年5月5日,被告张桂和驾驶皖A×××××号小型轿车,沿合肥市徽州大道由南向北行驶至屯溪路口左转弯时,遇段杨宣驾驶二轮摩托车沿徽州大道由北向南行驶至此,轿车前部撞到摩托车左前部,致段杨宣受伤和车某。后合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包河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张桂和承担事故全部责任,段杨宣不承担事故责任。此次事故给原告家庭在经济上、精神上均造成巨大的损失和痛苦,为此原告多次与被告协商赔偿事宜,至今未果。皖A×××××号为小型轿车车辆所有人为汤强,该车在太平洋财保合肥支公司办理了相关保险。原告的诉讼请求为:一、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张桂和、汤强共同赔偿原告医疗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344237.06元,后当庭变更为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张桂和、汤强共同赔偿原医疗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347377.41元;二、被告太平洋财保合肥支公司在承保的责任限额内对上述原告诉请数额承担赔偿责任;三、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张桂和在庭审中未作辩解。

被告汤强在庭审中辩解:对事故发生经过及责任承担无异议,但垫付的33546.1元医疗费用要求在本案中一并处理。

被告太平洋财保合肥支公司在庭审中辩解:一、对事故发生的经过和责任划分无异议;二、涉案车辆在我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第三者商业责任险20万元且投保不计免赔。我公司愿意按照合同约定及法律规定对原告承担赔偿责任。三、原告诉请的部分费用,计算过高,应当予以核减。具体表现在:1、医药费,请法院根据原告提供的医疗票据结合病历等相关证据确定,如仅有医疗费票据而没有病历等证据与之相印证的,则不应支持。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还应扣除15%至20%比例的非医保用药,该用药应由被保险人承担。另外,原告外购药品没有医嘱,不能证明与治疗交通事故伤病有关,依法不应支持。2、误工费,庭审已经查明原告工资是通过银行发放,故我方认为其应当提供银行代发工资的记录,先根据记录计算其事故前十二个月的月平均工资,再根据记录计算原告误工期间已发的工资,两者相减即是原告实际的误工损失。3、对于住院伙食补助费没有异议。4、护理费,护理期限没有异议,鉴于原告伤残实际情况,认为其无需完全护理,护理费按照每日50元计算较为适宜。5、营养费没有异议。6、交通费,原告主张过高,根据原告就诊及治疗的实际愿意承担500元。7、财物损失,其中原告购买电动车即无正式发票,也没有证据证明事故时该车辆的实际价值,更无修理该车实际产生的损失,认可500元的损失。原告主张衣服鞋子损失,则没有相应证据,依法不予应支持。8、鉴定费,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该费用保险公司不予承担,而应由被保险人承担。9、残疾赔偿金没有异议。10、被扶养人生活费,原告母亲的扶养人应为四人,因为原告父亲根据法律规定对其母亲也有扶养的义务。原告儿子的被扶养年限应为14年。11、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一个七级伤残,一个九级伤残,参照残疾赔偿金的计算方法,该费用为25000元为宜。12、后续治疗费,根据重新鉴定的意见,后续治疗费应为:取内固定约需人民币8000元;1年内药物营养神经治疗费约7200元;足踝矫形支具没付约600元,每2年更换1次。其中,对足踝支具的更换次数及年限重新鉴定没有提及,我方认为可以参照前次鉴定意见,按5次10年计算,费用即为3000元,上述后续治疗费用合计18200元,再扣除原告诉前购买矫形支具的费用1600元即为被告尚支付的后续治疗费。综上,按照上述方法确定原告的总损失后,再应扣除我司于事故后垫付的10000元医疗费用,即为被告应赔偿原告的损失。四、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本案的诉讼费保险公司不予赔偿,该费用应由被保险人,即本案被告汤强承担,因为本案系侵权纠纷,保险公司不是侵权人,其也无拒绝理赔和拒绝垫付抢救费用的情形。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事故发生经过、责任承担如原告所述。原告受伤后被送至安徽省立医院接受治疗,诊断为左侧髋臼骨折,左侧髋关节脱位,左侧坐骨神经损伤,软组织擦裂伤,坐足舟骨骨折。于2011年5月18日出院,住院天数为13天。诉前,安徽神州行律师事务所委托安徽惠民司法鉴定所对段杨宣伤残等级、“三期”及劳动能力、后续治疗费进行鉴定,鉴定结论为1、段杨宣左髋关节功能部分丧失为九级伤残。1、段杨宣周围神经致单瘫为七级伤残2、段杨宣为部分丧失劳动能力。3、段杨宣休息期限为32周,营养期限为12周,护理期限为16周。4、后续治疗费为22712元。

2012年8月8日,本院依太平财保保合肥支公司申请,依法委托安徽同德司法鉴定所对原告的七级伤残等级和后续医疗费用进行了鉴定,结论为:1、段杨宣因交通事故致左髋臼粉碎性骨折,坐骨神经损伤,遗有单瘫,肌力Ⅳ级,构成七级伤残2、取内固定约需8000元,1年内药物营养神经治疗费每月600元,计费约7200元,足踝矫形支具每付600元,每两年更换1次。

段杨宣母亲为杨金荣,1946年10月10日出生,杨金荣有三个子女。段杨宣育有一子段晓武,2007年9月3日出生。

另查明:原告段杨宣为马钢(合肥)钢铁有限责任公司职工炼钢工。被告汤强持有段杨宣治疗费用票据四张,合计为49481.52元,该费用中段杨宣支付的医疗费用为5935.42元,被告汤强垫付的费用为33546.1元,被告太平洋财保合肥支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用限额内支付的10000元。

再查明:皖A×××××号小型轿车车主为被告汤强。张桂和为汤强允许的合法驾驶人。车辆在被告太平洋财保合肥支公司处保了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万元、医疗费用限额1万元、财产损失限额2000元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20万元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不计免赔)。该车辆事故发生时,在上述两保险期限内。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身份证、户口本、合肥市公安局亳州路派出所证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车辆行驶证、驾驶证、保险单、病历、出院小结、医疗费发票、鉴定费发票、交通费、鉴定报告、马钢(合肥)钢铁有限公司钢轧厂出具的说明和误工证明等书证及庭审笔录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原、被告举证、质证及查明的事实,本案的争议为关于原告所主张的各项赔偿数额的确定:

1、医疗费:医疗费是指因侵权行为造成被侵害人人身损害,就医治病支出的费用。医疗费应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例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本院认为被告汤强持有的49481.52元医疗费用票据中含有段杨宣支付的5935.42元医疗费用均为原告治疗所需,故对于该5935.42元费用予以支持。对于原告提供的余下票据,本院结合原告提供的病历及票据,经审核认为原告支付的7012.3元医疗费用,均为原告治疗所需,对于该费用予以支持。原告提供的其他外购药票据,因票据上无原告姓名,且无相关病历和医嘱建议,故对该部分费用不予以支持。对于原告请求的矫形器1600元费用,因原告已提出后续治疗费的诉请,且司法鉴定意见已对该部分费用做出了认定,故对该费用不再予以支持。对于太平财保保合肥支公司辩解应扣除非医保费用,本院认为被告人保合肥市分公司未向本院提交已向投保人履行了明确的提示和明确的说明义务的证据,且亦其未能举证证明用药免赔范围,故本院不予以采信。

2、后续治疗费:原告主张该部分费用为22712元,本院结合两份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原告取内固定费用为8000元,1年内药物营养神经治疗费每月600元,计费7200元,足踝矫形支具每付600元,每两年更换1次,按10年计算,费用为3000元,如仍需使用,按实际费用待发生后另行起诉。以上费用为18200元。原告已自行安装的矫形器花费1600元应包含在该费用中。

3、误工费:原告主张误工费24690.18元。误工费是指受害人因身体受到伤害不能正常工作所减少的正当收入。原告诉请的误工天数以司法鉴定结论休息期限32周计算。日误工费结合原告提供的马钢(合肥)钢铁有限公司钢轧厂出具的说明和误工证明认定公司扣发月平均奖励工资2300元和病假期间工资3798元,计算为20971元【(2300元/30天×32×7天)+3798元】。

4、护理费:原告主张护理费为8461.8元。本院结合原告提供的病历、出院小结、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其护理期限为16周,以2011年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平均工资28534元/年为计算标准,认为原告该项诉请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

5、营养费:营养费是指受害人在遭受侵害后,为辅助治疗或促使身体尽快康复而食用必要的营养品而支出的费用。其应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本院结合原告提供的病历及出院记录,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原告该项诉请不违反法律规定,予以支持该1680元的诉请。

6、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住院13天,其诉请的260元符合法律规定,予以准许。

7、财产损失:原告主张该项费用1484元。因原告提供的证据无法反映其财物的现值及具体损失情况,但考虑到原告在此起事故中的确存在该部分损失,本院酌定该项损失为700元。

8、交通费:原告主张的交通费2000元。交通费是受害人及其必要陪护人员因处理交通事故就医或转院治疗等实际发生的必要费用,本院酌情予以支持700元。

9、原告主张残疾赔偿金156290.4元。因原告系城镇户口。伤情为一处七级,一处九级,按照2011年安徽省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18606元计算,予以支持该项诉请。

10、原告主张鉴定费3040元,由于该鉴定费用是属于原告在诉前委托安徽惠民司法鉴定所对其伤残等级、“三期”及劳动能力、后续治疗费进行鉴定所产生的费用,为原告损失。另,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四条规定:保险人、被保险人为查明和确定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和保险标的的损失程度所支付的必要的、合理的费用,由保险人承担,交强险作为责任保险应当给予赔偿,故本院予以支持该项诉请。

11、精神抚慰金:被告的侵权行为,导致原告受伤,并导致原告一处七级伤残,一处九级伤残,综合考虑到当事人在交通事故中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造成的后果、本地人均生活水平等因素,充分体现精神损害兼具补偿、抚慰和惩罚的功能,酌定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26000元为宜。

12、被扶养人生活费:原告主张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为67899.3元。本院认为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消费支出标准计算。段杨宣母亲杨金荣在城镇生活,1946年10月10日出生,有三个子女,原告于2012年5月16日定残,杨金荣年龄为65周岁,故其生活费为27680.1元(13181元/年×15年×42%÷3=11513元)。段杨宣育有一子段晓武,2007年9月3日出生,原告定残时,段晓武年龄为4周岁,故其生活费为38752.14元(13181元/年×14年×42%÷2=11513元),原告诉请的该部分费用为66432.24元。对于被告太平洋财保合肥支公司辩解原告母亲的扶养人应为四人,因原告父母互负抚养的义务,本案中因原告受伤而产生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不应将其父亲作为抚养人,故对该项辩解不予以采信。

以上原告各项经济损失合计为315683.16元。

综上,侵害公民身体健康造成伤害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于本起事故发生经过及责任承担,因原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本案中被告张桂和作为侵权人应与肇事车辆车主汤强按照道路交通事故的赔偿标准及范围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先由承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性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因涉案车辆在被告太平洋财保合肥支公司处保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20万元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不计免赔),故该公司应对原告的损失315683.16元承担310700元(交强险伤残赔偿限额11万元+交强险财产损失限额700元+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限额20万元)的赔偿责任。被告太平洋财保合肥支公司已经在交强险医疗费用限额支付的1万元已用于原告治疗,故不再应予以扣除。原告余下的损失4983.16元应由两被告张桂和与汤强赔偿。汤强要求将垫付的费用一并处理,因其垫付的费用已经超出保险限额,应由其自行承担,且该费用的处理与本案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故本院不予以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段杨宣各项经济损失3107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

二、被告张桂和与被告汤强连带赔偿原告段杨宣4983.16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

三、驳回原告段杨宣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464元,减半收取3232元,其他诉讼费300元,合计3532元,由被告张桂和、汤强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整理人:合肥金亚太刘超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