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电话

18164484216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 18164484216

  • 497166873

  • 497166873@qq.com

  • 13401201610269124

  • 安徽 - 合肥 - 庐阳区
  •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 阜南路169号东怡金融广场B座37层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赔偿案例>>正文

包河法院(一级伤残)

来源:合肥交通事故专业律师网 | 作者:刘超 | 时间:2019/8/12

廖安义与封安平、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审理经过

原告廖安义诉被告封安平、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6月1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周红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廖安义的监护人罗发秀及委托代理人汪奎,被告封安平及委托代理人蒋明珠,被告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中心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廖安义诉称:2014年11月15日,被告封安平驾驶皖A×××××号小型轿车沿合肥市徽州大道由南向北行驶至祁门路口未靠中心点左侧左转弯至路口西侧人行横道附近时疏于观察,遇到原告驾驶皖A×××××号电动自行车行驶至此,两车发生碰撞,原告受伤,车辆受损。后原告被送至合肥市第三人民医院治疗。经合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包河大队认定,被告封安平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负次要责任。事故车辆在被告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中心支公司处投保。现要求判令被告封安平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1156194.87元;判令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中心支公司在保险范围内对原告的上述损失承担连带责任,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内优先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0元;诉讼费由两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

被告封安平辩称:对本案事实及责任认定无异议。伤者治疗尚未终结,伤者的伤情在恢复中,伤残等级鉴定时机不成熟,故对原告的一级伤残不认可。即使原告构成一级伤残,伤者户籍地系四川农村户籍,原告没有有效证据证明事发前一年在城镇居住满一年,伤残赔偿金应按照农村标准计算;原告要求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明显偏高。住院伙食补助费不应支持。医疗费除保险公司先行支付的166000元外,封安平已支付了12000元,应予以扣除。原告无固定工作,也未提供合法有效的证据证明其所从事的行业,误工费应参照上一年安徽省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为每天68元。原告为一级伤残,目前适用完全护理依赖,从出院小结及鉴定报告的内容来看目前处于恢复期且有一定的好转,故不排除几年后伤者可能仅需要大部分护理依赖甚至部分护理依赖,如果要求被告按全部护理依赖赔偿二十年对被告有失公平,也不能排除伤者伤情继续恶化甚至死亡,如果伤者出现死亡,那么二十年中剩余的护理期限所计算出来的赔偿金额,对被告方是不公的。本案损失已明显超出了保险限额,大部分赔偿由被告封安平个人承担,封安平没有稳定的工作且患有××、孩子要上学、配偶半年前出过事故仍然在休养中,原本经济就比较拮据,对于如此大的一次性赔偿,封安平也无履行能力,一次性判决20年的护理费用势必会造成执行难的情况,护理期限暂时应按5年计算为妥。被抚养人其子至原告定残之日已满18周岁,故原告要求子女被抚养人生活费无依据;原告的电动车损失,因电动车的所有人为李维庆,原告无权主张,且该部分损失属于交强险财产损失范围内的。

被告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大地保险合肥支公司)辩称:对本起事故发生的真实性及责任认定不持异议,事故车辆在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中心支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300000元,并投保了不计免赔。保险公司在诉讼中与原告已达成和解协议且已经履行完毕赔偿义务,保险公司共计赔偿了原告420470元。请求驳回原告对被告保险公司的起诉,诉讼费保险公司不予承担。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4年11月15日17时45分左右,被告封安平驾驶皖A×××××号小型轿车沿合肥市徽州大道由南向北行驶至祁门路口未靠中心点左侧左转弯至路口西侧人行横道附近时,因疏于观察,遇到原告驾驶皖A×××××号电动自行车沿徽州大道由南向北同向行驶至此,皖A×××××号小型轿车的前部左侧与电动自行车的右侧发生碰撞,至原告倒地受伤,两车不同程度受损。事故发生后,原告被送至合肥市第三人民医院治疗,诊断为闭合性颅脑损伤(特重型),脑挫裂伤,左侧额颞顶硬膜下血肿,脑疝,头皮裂伤,两肺感染。原告于2015年6月5日出院,住院计202天,医药费用计205669.37元,其中被告封安平已支付原告医药费12000元。

2014年12月11日,合肥市交通警察支队包河大队出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封安平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廖安义负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

2015年6月5日,原告诉前委托安徽新莱蒂克司法鉴定中心对廖安义伤残等级进行鉴定,结论为被鉴定人因交通事故致特重型颅脑损伤遗留植物状态的后遗症,为一级伤残。存在完全护理依赖。误工期为至定残前一日,营养期为180天,护理期为长期,鉴定费计2800元。

另查明,皖A×××××号小型轿车属封安平所有,该车在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中心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强险及300000元第三者责任险,并投保了不计免赔。

2015年6月24日,原告与被告大地保险合肥支公司自行达成和解协议:大地保险合肥支公司赔偿原告各项损失420000元,车损470元。原告不再以任何理由向大地保险合肥支公司主张任何赔偿权利并扣除封安平相应的赔偿责任。

原告于2012年3月起在合肥市常青街道姚公社居委租房居住,社居委出具证明予以证实。

原告主张的被抚养人李玉鹏,至原告伤残等级评定时已年满十八周岁,其母亲出生于1930年6月,为农业户口,生育二子女。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交通事故认定书,病历、出院小结,医疗费发票、保险单、鉴定报告、证明;被告大地保险合肥支公司提供和解协议及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的内容等证实。

本院认为:维护道路交通秩序,预防和减少交通事故的发生,保护公民的人身、财产安全及其他合法权益,是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基本精神。根据这一精神,车辆在道路上行驶时应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被告封安平驾驶机动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五十一条第(三)项之规定,交警部门认定封安平应承担此事故的主要责任;廖安义驾驶非机动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十七条之规定,交警部门认定原告应承担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本院依法予以确认。原告廖安义在本次事故中受伤,被告封安平应对原告合理的损失在交强险限额外承担80%的赔偿责任。被告大地保险合肥支公司作为皖A×××××号小型轿车的保险人,应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的标准在保险额度内对被告封安平承担的赔偿责任予以支付。大地保险已支付原告的赔偿款应扣除封安平相应的赔偿责任部分。原告经本院询问,明确表明廖安义现已治疗终结,今后不再向两被告主张后续治疗费及其他费用。

原告廖安义因此次事故的具体损失如下:

1、医疗费:医疗费是指因侵权行为造成被侵害人人身损害,就医治病支出的费用。医疗费应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根据原告提供的门诊病历、出院小结及原告向本院提供的票据,原告的医疗费为205669.37元,其中被告封安平已支付原告医药费12000元。

2、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住院天数为202天,住院伙食补助费应为6050元(30元×202天)。

3、营养费:营养费是指受害人在遭受侵害后,为辅助治疗或促使身体尽快康复而需要补充必需的营养物质,以提高治疗质量或者加速损伤康复时间而支出的费用。原告鉴定结论中营养期为180天,营养费应为5400元(30元×180天)。

4、护理费:护理期是指人体损伤后,在医疗或者功能康复期间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他人帮助的时间。护理费是指对受害人进行护理所发生的损失和费用。原告鉴定结论中护理期为长期,结合原告的伤情现为植物人状态,原告的损失已超过保险限额,被告的给付能力等状况,暂定为五年,标准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4839元计算。原告住院期间护理费为20523.2元(101.6元×202天),后期五年护理费应为124195元(24839元×5年)。

5、误工费:误工期是指人体损伤后,接受医疗及功能康复,不能参加一般工作、学习、活动的时间。按相关规定,超过退休年龄的城镇居民、在城镇务工的农村居民受害人能够提供劳动合同、工资表、单位误工证明等,证明确实存在误工费用的,对其主张的合理误工费用予以支持。原告鉴定结论中误工期为定残前一日,即202天,本院予以采信。原告的证据不能证明其所从事的行业,原告的误工标准按农、林、牧行业标准计算。误工费应为13453.2元(66.6元×202天)。

6、残疾赔偿金:原告提供证据证明其在2012年起即已在合肥居住生活,所居住的社居委提供证明予以佐证,其伤残赔偿金应按照2014年安徽省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24839元计算,残疾赔偿金为496780元(24839元×20年)。

7、精神损害抚慰金:被告的侵权行为,导致原告受伤,给其及家人带来一定的精神痛苦,对于原告要求被告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综合考虑到当事人在交通事故中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造成的后果、本地人均生活水平等因素,充分体现精神损害抚慰金兼具补偿、抚慰和惩罚的功能,原告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0元,本院酌定为50000元。原告要求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中优先支付,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信。

8、交通费:交通费是受害人及其必要陪护人员因交通事故就医或住院治疗等实际发生的必要费用,原告主张3000元,本院酌定为2000元。

9、鉴定费:原告因处理交通事故需要,委托鉴定机构对原告的伤残等级、三期进行鉴定,该等费用系为原告的直接损失,本院予以支持。原告的鉴定费应为2800元。

10、被抚养人生活费:19952.5元(7981元×5年÷2人)。

11、电动车损失:原告与保险公司自行达成协议,电动车损失双方约定为470元,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

综上,原告各项损失计为947293.27元,其中被告封安平已支付12000元,大地保险合肥支公司已支付原告420470元。对于原告的各项损失,按照有关法律规定,同时投保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先由承保机动车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在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予以支付。本案中,大地保险合肥支公司应在交强险限额内支付原告的款项为医药费10000元,伤残赔偿金等110000元,车损470元。在第三者责任险中支付原告医药费等计300000元。原告的损失扣除交强险中支付的120470元后,余款826823.27元,由被告封安平承担80%计661458.6元。扣除大地保险合肥支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中支付的300000元,封安平应支付361458.6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封安平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廖安义损失361458.6元(已支付12000元);

二、驳回原告廖安义对被告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肥中心支公司的诉讼请求;

三、驳回原告廖安义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5926元,减半收取7963元,原告廖安义负担3563元,被告封安平负担44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整理人:合肥金亚太刘超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