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电话

13034051340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 13034051340

  • 497166873

  • 497166873@qq.com

  • 13401201610269124

  • 安徽 - 合肥 - 庐阳区
  •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 阜南路169号东怡金融广场B座37层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辩论与养生>>正文

牛辩手记第132期100【藏经阁】黄雁捷:如何反驳功利主义的价值观?

来源:合肥刘超专业律师网 | 作者:刘超 | 时间:2018/11/25

Hello,朋友,你好呀。

我是黄雁捷,今天我们课程的内容是——「如何对抗功利主义」

我们都知道,辩论场上,很多价值之间,彼此是可以对冲的。比如说勇敢和谨慎、进取和礼让。大多数时候,当对方主打一种价值时,我们总可以找到另一种,与之相抗的价值观来对冲。

但是,有一种价值,在辩论场上往往不太容易反驳,它就是功利主义,或者说「效率」。

生活当中,其实我们也很容易感受到这一点。比如说父母教训孩子的时候,常常挂在嘴边的,是「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那我们要反驳的时候,往往也是诉诸,爸,你可能好心办了坏事。但是,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对我好的。那我们基本上就很难再说什么了。只要结果是好的,不管是表达方式可能有哪些不对,还是使用了一些不好的手段,我们都会觉得,没什么,可以接受。

而这种氛围,在辩论场上,有时甚至可能会更明显。因为功利主义、现实主义,都是辩手评委群体里接受度特别高的价值观,导致有些辩手如果抽到了更不偏向现实效益的立场,都会觉得自己升价值在强行煽情,自己都不能说服自己。再加上相比于其他的价值,「效率」更现实、更接地气、更容易诉诸数据有实证的特点,都让它成为辩论场上,一种特别难以反驳的价值。

所以在面对「效率」这个价值的时候,很多辩手容易陷入走极端的误区:要么是完全不敢反驳,要么呢,就是强行煽情,升一些自己都不太相信的很空的价值。但其实,无论哪一种做法,往往都不会收到太好的效果。

举个例子,比如说,「基因改造是福音还是噩耗」这个辩题,正方可以说是在「效率」这个立场上占尽便宜。他会告诉你,通过基因改造、我们可以消灭癌症、消灭先天残疾、增加人均寿命。这些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都是我们一般人最容易接受的价值,反方如果放着不反驳,主战场就丢了。但是只靠渲染自由、或者尊严之类的,又容易显得虚高。

归根结底,就是因为「效率」背后的,诉诸理性、利弊比较的结果的思考方式,既符合主流价值观、又契合辩论赛这项竞技本身的属性。

那么,是不是「效率」这个价值,就真的牢不可破了呢?当然不是,且不说在哲学上,对于功利主义就有过很多的挑战。单说辩论赛的语境,我们同样可以找到别的价值,对「效率」进行压制。

而具体来说,常见的,容易对冲「效率」的价值大概有三种。

第一种,「多元性」,是可以对抗效率的价值。

因为任何在「效益」上绝对领先的立场,往往会在操作层面带来「单一化」。正是因为它无可争议效果好,所以大家当然都会去用它。

那在基因改造这个辩题里,当对方倡导用基因改造的方式消灭疾病后,显而易见地,就是会带来基因的单一化。大家都愿意把各种抗病基因都一整套地移植给自己的孩子,像水稻育种一样保留最佳的形状。从每一个个体上来看,确实,人类的生活都有因此变得更好。

但问题在于,从整体上看,人类的基因库却不可避免地因此变得更「单一化」了。而我们都知道,一旦基因库变得单一,群体面对未知病毒的耐受性可能就更差,在对方辩友想要的那个未来里,可能一场新变异出来的流感就会毁灭整个人类族群。而这是我们绝不想看到的,我们希望保持人类基因的多样化,这样既有更多的未来发展空间、也会对于未知的威胁保有更强的耐受性。所以最终我们看到,对方辩友的所谓效益,只不过是短期的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现在的「效率」,不代表在长期看还是「效率」保留自然进化的「多样性」,才是最适合人类的未来。

那类似的、包括「弹性」、「拓展性」、「余地」等等,本质上都是一个意思。而这种打法的好处,就在于它背后的逻辑,其实跟效率是一样的。都是建立在我们理性思考,权衡利弊,最终得出更好的判断上。所以可以足够接地气,不容易被对方强行捧高。这是第一种,用「多样性」可以对冲「效率」。

再说第二种,「公平」,其实也是一个可以对抗效率的价值。

第一种情况,更适用于对方把「效益」铺的比较大的情况。那当然,对方也可以不那么贪心,把政策设计得谨慎一点。比如说虽然实现了基因改造技术,但是只对特定人群开放。那么这个时候,一定程度上就也可以保住「多样化」了。

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进攻的方向,就可以放在「公平」上了。

既然你这个高效益的技术不是对公众开放,而是有筛选的。那么势必就会面临选择标准的考验。尤其是它是一个无可争议的好东西。那么或者基因修改技术会沦为上层阶级的玩物,大部分老百姓看得见吃不着,这种劣等感会带来的幸福感降低。不患寡而患不均嘛,这是人的天幸。

又或者,这种技术可能会成为小部分人独裁的工具。科幻小说里常有这样的情节,统治者把听话的基因植入自己的每一个子民,让他们都从根本上不会产生反抗的意志。或许在结果上,这种上行下效的运转机制毫无疑问是最「高效」的。但是站在无知之幕的后面,当我不知道我会投胎成那一小撮统治者,还是那一大部分思想的奴隶时,我想大多数人,都不会认为那个「效率」最大化的世界,会是更好的世界。

像这样,渲染大家对于「反乌托邦」的恐惧,自然而然就会让我们开始反思,「效率」是不是最终极的目标。这一类的对冲。其本质恰好与第一种相反。前一种是诉诸全局、呼唤更长远的目光;而这一种,则是诉诸个体、在个人内心感受上做文章。

而最后,也就是第三种,用「自我认同」来作为效率的对抗价值。

某种意义上,前两种价值都没有完全脱离利弊比较的话语体系。我们都在告诉大家,对方的所谓「效益」,依然不是理性选择的最优解。但是其实,人毕竟也不可能是完全理性的动物,我们同样可以诉诸感性,不使用利弊比较,而通过唤起大家的道德直觉对对方价值的不认可,从而说服评委。

比如说食人、奸尸,这些事情在利弊衡量上,很难说一定有什么坏处。但是我们就是感觉它说不上来的哪里不好。我们就是觉得——人,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这里涉及的呢,其实就是我们对于自我的一个身份认同。换个说法的话,管它叫「人类的尊严」、或者「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的要素」,其实都是类似的意思。

归结起来,它就是「我们认为人类该有的样子」而保持这种自我认同的样子,本身就是一种价值。

而在这个辩题中,「这个样子」,就是我们可以不被他人控制着出生、不用作为「他人的造物」降临在这个世界上的样子。我们认为,这个要素是人类自我认同不可或缺的一环。用哈贝马斯的说法,我们需要的就是非人为安排的生命开始的偶发性我们希望「人」的诞生,不是像工具一样被做出来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保有,你我现在心中对于自己是人,的这一身份的认同。

当然,在实际比赛中,使用这个价值对冲需要比较强的辩手综合实力。因为毕竟这不像利弊比较,容易说得清楚,而更接近于一种审美观念的输出。不过好在对方也不太容易对这种对冲作出什么有效反驳。就算对自己的表达没有十足的把握,在操作上,我们也可以把它作为前两种对冲的一个补充、一个放在最后的升华。同样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好的,今天的内容,到这里差不多也该结束了。最后,让我们再重新回顾一下刚刚讲了哪些东西。

「效率」这个价值,虽然难啃,但绝不是什么对冲不了的立场。

我们可以诉诸「多样性」告诉大家个体的、现在的效益,不代表群体上、长期上就一定是利弊的。

或者也可以用「公平」来反驳,极高的效率如果推动了人类族群的割裂,即使总体变好的,在个体上也不是什么好事。

又或者我们还可以谈人类的「自我认同」诉诸道德直觉,告诉大家,做人,就该有人的样子。这个样子,为什么值得我们践行。

其实深究下去,这三个思路背后都有更深的哲学背景。

比如第一种思路,其实源于功利主义长期的内部反思:究竟怎样才算是利益的最大化?

第二种思路,借鉴了马克思对私有制的基本批判。

第三种思路,自我认知的同一性问题,更是哲学、心理学研究的重点。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在课后多做一些阅读。

确实,「效率」的价值,无论是在场上还是场下,都是非常强势的。

而在我看来,正是这种强势的力量,才让人不自觉地,燃起一点点,想要对抗它的中二心不是吗。El Psy Congruu,我是黄雁捷,让我们,有缘再见。

课程文字转自喜马拉雅APP华语辩论冠军的思辩表达课-《超级辩手》

整理人:合肥金亚太所刘超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