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电话

13034051340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 13034051340

  • 497166873

  • 497166873@qq.com

  • 13401201610269124

  • 安徽 - 合肥 - 庐阳区
  •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 阜南路169号东怡金融广场B座37层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辩论与养生>>正文

牛辩手记第130期098【锦囊】王肇麟:辩论场上如何逆风翻盘?

来源:合肥刘超专业律师网 | 作者:刘超 | 时间:2018/11/25

大家好,我是肇麟

今天我们来谈一个比较悲伤的话题,在说服的场域中遭遇绝境要怎么办?

遭遇绝境的原因有很多,有时是前面的部分发挥太差,被对方一路高歌,站在己方的高地下跳舞;有的时候可能是场外因素,评委和听众一开始心证的向背,完全超出你们准备时的预期,你觉得自己讲得挺有道理,可是他们似乎总是眉头紧皱。就像马薇薇学姐在今年老友赛最后结辩时说的那样,面对人生的荒谬,你如果怪队友、怪教练、怪评委,你可能一时觉得解气,可是对你没有任何助益,你的人生只会愈发荒谬”遇到绝境虽非我愿,但是束手就擒,绝非我志。今天我们就来分享一下,在这种绝境中还有哪些工作可以一尽人事:

第一计,名曰破釜沉舟——不顾一切求变,是绝境中第一步的心理准备工作。结辩出新点也好,临场换讲法也好,核心都是一个「变」字。

孙子兵法有云,投之亡地而后存,置之死地而后生”,我认为很多同学只能顺风助拳而不能逆风救主,很大的原因就是心态上没有真正的破阵之心,仍然瞻前顾后。要知道,稳定局势、平稳过渡,是属于优势方的特权,变中求胜才是劣势方该有的心态。

为什么很多时候我们被告诫要「虽败不乱、临危沉着」呢?那是因为,有些场合下的劣势,可以静等机会的到来,等天时、等地利、等人和。但辩场上,或是由你主导的说服场合下,尤其是最后阶段,唯一的变量,很可能就只剩下你要不要放手一搏而已了。

的确,很多时候我们在翻盘局的尝试上,甚至即使做的不错,还是会因为一系列程序性的原因失利,评委还是会感慨,“四辩说得倒是不错,可惜出的太晚了”不过你要明白,愿意赌就还有机会,不愿意拼,跟直接向主席示意我要放弃发言无异,如何选择,大家心里应该有数。

第二计,名曰自损八百,伤敌一千——正视逆境,是摆脱逆境的第一步。

大家如果善于观察,应该会有这样的体会,劣势劣势,除了实打实的内容上的劣,还往往伴随一种显得被压制的「势」。

当对方已经完成了一波又一波表演,或妙语连珠,或生动形象,他们构建的世界已经深入人心,你们这边一发言,不是评委皱眉,就是观众嘘声。说白一点,因为你们前面的策略和表现失误,你们已经失去了听众的耐心,甚至你还没有开口,其实他们先入为主就有点不太想听你继续发言了。这个时候,挽回听众的聆听欲和信心,甚至是比发言内容更重要的事情。

在《奇葩说》里,大家可能会觉得马东老师总喜欢打断选手不甚尊重,但其实他打断的时间点往往是在这个选手发言已显颓势时。渐彪学长也说过,马老师的打断更多的是在观众对你产生厌恶前对你进行的善意保护。这其实就是在挽回听众的聆听欲。许多同学缺乏这种意识,他们觉得既然劣势,那就更应该拼命辩护,去继续强调“其实每一个争议明明是我方优势的,评委观众你最后信我一次啊!然而,这么做的结果,往往是坐实了大家的先入为主:看,果然又是多一轮的狡辩。

明智的做法,是先消解评委和观众因前期劣势而对你产生的敌意,而最简单的方法,是认错和自嘲:承认自己其实在相当多的战场上都丢失了主动,承认自己一开始打算赢得比赛的思路现在未必走得通,承认你的对手相当可敬做出了一波波有效且应该被采纳的论述——有了这些“自损”,评委才会觉得,“哦原来你心里有数,好,那我倒是看看你还有什么变招?吊起了胃口,你就有了发言的空间。而且心理上,一般自行认错,总能比被别人揪出更可能博得原谅。

所以逆风翻盘,切忌强行嘴硬,自认己短,方有生机。

第三计,名曰暗度陈仓。

历史上有许多以少胜多的战役,各有巧思,但其基本的精神一般不出拖住乃至放弃正面战场,而以奇兵抄底制胜。

辩论上,我们应该效法这种精神。战争的力量是士兵和粮草,辩论的士兵和粮草就是你的发言时间。规则一开始赋予了双方等量的时间,可是对方在前期运营更为到位,用更少的时间发挥了更大的语效,相当于用较少的士兵就占据了更多的据点,此时双方同时进入最后的阶段,你相当于处于兵力的劣势,如果还想生抢每一个据点,无异于以卵击石。此时的核心战术思路一定是放弃大片的战场,集结最后的兵力,猛扑一个据点。

那问题来了,这个时候要扑哪里,怎么扑?

先说扑哪里,其实这个问题对劣势方而言选择相当有限。你努力集结最后力量抢下的这个据点,至少要有一种特质:那就是在评委清算战局时,虽然看到你们其他战场尽皆丢盔,但是却能因为这一个战役的胜利判你胜利。基本上这个战场必须要有解释评委心中最核心困惑的力量。

一般而言,这就意味着你必须要正面回应你的论域下最极端、定义对你方最不利的情景为何此时你依然觉得自己的持方是成立的。

举个例子,在「人不轻狂是否枉少年」这道辩题里,当你要为正方,也就是「人不轻狂枉少年」这个立场说话的时候,

优势的论域是那些年纪轻轻就心如死灰、毫无斗志之人,你说他枉少年好讲。

最极端不利的论域是什么?大概是那些谦虚审慎、但是我们都极为敬佩的少年英雄,你有没有勇气和诚意也能告诉大家,为什么对这些人我们也要冠以“枉少年”之名?

优势局你切切定义无所谓,评委顶多说句你没诚意但还是把票判给你。

但如果是绝境局,这个战场就是翻盘的号角,如果能把这个高地抢下来,你就有可能打动评委对辩题最核心的困扰,进而赢得他的尊重。一言以蔽之,劣势局的选点,就是要直面自己论证责任下最极端、最苦涩、最反常的部分,同时克制一切切割、回避、定义的腾挪战术,要的就是刚。

著名的浮屠之辩,讨论「拿起更难还是放下更难」大家都感慨熊浩学长立论的巧思,可是同样值得学习的是正方结辩执中学长最后的处理。反方把辩论打成行为艺术,一步步引诱正方进入他们的游戏,以此论证正方拿起了游戏,就再放不下了,正方前期对这样的架构进行了很多的抱怨,最后的时间当然可以继续攻击和抱怨,辩论怎么能这么打。

可是执中学长是接受了反方的架构,却进一步解释清楚了即使承认这点,依然是拿起更难,高度一下与反方齐平了起来。

说完扑哪里,我们要怎么做,才能在这么劣势的战场上,依然有取胜之机呢?我建议的基本思路,是「情」。

又要打这么被动的地方,又不能闪躲,其实就恰如当年张无忌不躲不闪接灭绝三招,张无忌靠的是九阳神功护体的内力,辩论到这一步,要靠的是人内心的感情执中学长曾经有过一个观点,辩论之强,有3个维度:气势上不输,道理上不逊,情理上不隔。当你身处劣势,想必已经道理落后、气势全无,所能倚仗的,无非情之一字。

所谓论域的极端苦涩和反常,其实往往是常识意义上或者逻辑意义上的,能颠覆常识和逻辑的,是感情。

就像所谓的山盟海誓,在统计的意义下,能白头到老的情侣都有限,更别提什么山无棱天地合,根本就是扯淡,但是热恋中的情侣没有人会深究。

同样的道理,你要在绝境下兜售的如此离奇的观点,靠的不是严谨的推论和数据的堆砌,要靠感动。

所以要推销即使是传统意义上的英雄,若不轻狂,也不配被称作少年,那你一定要讲述的自然是狂放而轰烈的荷尔蒙,让大家感受到属于阳光灿烂下独特的动物凶猛才是青春必须拥有的经历。这样的讲述当然是有风险的,一方面你的观点走向了极端,很可能话一出口,就有评委不能接受,同时如果对方还有后手发言,进行吐槽和攻击的空间也更大,所以通常的赛局我们一般不把胜负手压在共情上。

但回到我们一开始就提到的置之死地而后生,本来极端劣势,也没有那么多可顾虑的资本。

回顾一下今天的内容,我们主要在和大家介绍应对逆境时的说服策略,

破釜沉舟以正心;

自损八百以正气;

暗度陈仓以正情。

以上三点,所谓尽人事。

至于结果如何,其实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课程文字转自喜马拉雅APP华语辩论冠军的思辩表达课-《超级辩手》

整理人:合肥金亚太所刘超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