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电话

13034051340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 13034051340

  • 497166873

  • 497166873@qq.com

  • 13401201610269124

  • 安徽 - 合肥 - 庐阳区
  •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 阜南路169号东怡金融广场B座37层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辩论与养生>>正文

牛辩手记第129期097【藏经阁】殷烁:自由意志存在吗?

来源:合肥刘超专业律师网 | 作者:刘超 | 时间:2018/11/24

发掘思想软实力,教你嘴上硬功夫。

大家好,我是殷烁。

在之前,曾厚恩老师曾经给我们上过“证有不证无”这一课。大意是,如果你要证明某件事物的存在是可能的,但是想要证明某样东西不存在,却是相当困难的。一个最常用的例子是,如果你要证明世界上存在黑色的天鹅,只要找到一只黑天鹅就好;但倘若你要证明黑天鹅不存在,则可能要穷举所有的天鹅才能完成论证。

所以,通常来说如果有人想要证明某种事物或事件是存在的,比如法庭上法官指控犯人犯了某项罪行,科学家声称某种药物可以治疗疾病,则主动的举证责任一般要归于提出说法的一方。

问题是,生活中和辩论场上,很多问题不是一句“证有不证无”就能解决的。“证有不证无” 算是大家对于“公平”的一种诉求,让成本、资源处于弱势的人有一个平衡的机会。但在具体应用中,如果大家觉得你并非“弱势”,却还用“证有不证无”占便宜,那听众反而会产生厌恶之情了。

比如,[真爱存在还是不存在?][正义存在还是不存在?][自由意志存在还是不存在?]这些题目,其实在很多年前就是辩论赛中的常客,而作为反方,立论也不是一句“不证无”就搞定的了。

难道没办法了吗?不尽然。这个时候,我们此时作为“证无”的反方,完全可以试着顺着此思路,使用另一种更加高大上的武器,奥卡姆剃刀。

奥卡姆剃刀当然不是真刀,而是是由14世纪逻辑学家、圣方济各会修士奥卡姆的威廉提出的法则,他在《箴言书注》2卷15题说:“切勿浪费较多东西,去做‘用较少的东西,同样可以做好的事情’。”意思是,如果关于同一个问题有许多种理论,每一种都有同样的解释力,那么应该挑选其中使用假定最少的。简而言之,“如非必要,勿增实体”。奥卡姆剃刀的合理性在于,任何一种说法都需要建立在一定的前提上;倘若任意一个前提出了问题,则此说法的合理性都将受到损害。故而,假设前提越少的,论证就越坚实。就像数学证明里一样,运用的“不言自明的公理”越少,论证就越有力度。

举例来说,我们站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之中,甲声称,我们什么都看不见的原因是房间里确实什么都没有,乙却说,我们什么都看不见,是因为我们没看见房间里有一只透明的气态喷火龙。虽然两个都可能是我们眼中的房间空无一物的原因,但是前者明显更加的可取。因为此说法成立,所需的假设要少得多,而最终的效果却是一样的。

在现实中,奥卡姆剃刀在数学论证,神学理论中有诸多的应用案例。举例说,在大爆炸理论出现后,部分有神论者提出了一种说法,叫做“上帝点了大爆炸的第一把火之后,便撤手不管。”然而,根据奥卡姆剃刀,有一个全能上帝存在,但上帝已经撒手不管”和“根本不存在一个全能上帝”,都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没有发现神迹”而后者无疑更加简明,故此,我们选择后者。因为人的认知能力是有限的,不可能穷尽一切可能,奥卡姆剃刀正是让我们在有限认知下,如何取舍的指导。

需要注意的是,奥卡姆剃刀的使用,是同时建立在论证力和简明两个条件上的,如果两个说法的论证力本身有区别,则不能使用。举一个常见的错误用法:

日心说不是因为比地心说更简明而使用的。

托勒密时期的地心说,理论虽然繁琐,但预测精度很高,日心说最开始的时候,有很多问题是没法解决的。哥白尼的著作出版后,同时代的天文学家很快提出了很多质疑:地球如果在运动,那么上面的人为啥不会飞出去?自转为啥不会把地球外表面的东西甩飞?如果地球在动,那为什么一年四季看到的星座形状距离都一样?因此,日心说最开始不但教会不喜欢,科学界也没有普遍认可,直到牛顿定律和更先进的天文望远镜等工具出现之后,弥补了日心说不足,其才开始被接受。这里面,没有奥卡姆剃刀什么事。

说了这么多,那奥卡姆剃刀在辩论场上如何使用呢?让我们以“自由意志存在还是不存在”的反方为例,给大家做个示范。

要证明自由意志不存在,首先要明确,自由意志这个概念的源起。自由意志原本是为了解决,人是否拥有自由选择的能力。

在苏格拉底对话录《埃斯奇涅斯》一篇中,苏格拉底的学生埃斯奇涅斯认为,因为人拥有自由意志,所以其应当为自己的选择负全责。

中世纪经院哲学,为了解决,既然上帝全能,为何不根除人心中的恶念,也提出过,上帝赋予人自由意志,而所有人没有选择的世界是比部分人有恶念更不善的世界的说法。

而在现实中,科学、哲学、法理等领域对自由意志这一概念的运用,也均是为了解决,人的选择是怎么做出来的问题。

谈到这里,我们发现,自由意志虽然号称是“意志”,但是我们往往谈到的,是“自由意志”在现实中的映射,而非意志本体。什么是本体?什么是映射?

比如,光的本体是电磁波,然而人谈论的“红光,绿光”,其实是人眼接受到光之后,发送给大脑的电信号。所以,在这道辩题里,我们往往讨论的,比如“我自由地选择了人生道路”,“我在可以吃米饭或者面条的时候自由地选择了米饭”其实根本不是自由意志的本体,而是自由意志的映射,即“人做出了选择”。

那人是否只有在自由意志下才能做出选择呢?明显答案是否。引导人作出选择的,除了“自由”,还有“因果”。困了睡,饿了吃,天上下雨,出门就打伞。在《埃斯奇涅斯》一篇里,苏格拉底就质疑道,当你自由为作出选择的时候,“最令你高兴,以及最令你感兴趣的那些意向配置方案,是这些早前堆积培养起来的方案配置,是这些配置从这些可选范围里做了对比选择。而并没有某个内在的神灵,有意志的去选择。

举例来说,一个人可能会以为,自己的口味是主观的选择,但是当我们考虑到,因为气候和出产的原因,口味有着强烈地域性的特征,如四川地处盆地湿气重,四川人口味偏辣,恰好有助于排汗除湿。那口味是否由“自由意志”决定,也就不那么天然了。 

此外,根据神经科学的研究,在我们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之前,我们的大脑就已经做出了反应,我们做决定之前五至十秒之前,理论上就可以“预知”我们的行为。倘若你在事实上“作出”选择之前,选择就已经定下了,那么这个意志的“自由”,是否存在就非常可以质疑了。故此,“论证力”这部分,因果决定了我们的选择,明显要胜于自由意志决定了选择。但是此时,正方又说了,我觉得,是因果和自由意志同时作用于人的选择的。

比如,我是四川人,但是我偏偏不喜欢吃辣,这是不是自由意志

此时,就轮到奥卡姆剃刀登场了。

的确,因果加自由意志,和纯粹的因果,确实都有相同的解释力。但问题来了,如果我们把因果中的“因”,仔细分解的话,会发现,很多我们以为是“自由裁量”的地方,其实是由于我们并没有穷究细节。

比如,地域性只是决定口味的原因之一,个人的体质,家庭的环境,成长的过程,都可以对口味产生可见的影响。当我们归纳了足够多的影响因素的时候,强行将一个“自由意志”再加进去其实就和世界上存在一个“全能但撒手不管的上帝”一样,根据奥卡姆剃刀的简明原则,应当予以舍弃。

当然,正方如果想要反击,依然可以通过“提高论证力”的方式,证明自由意志的作用原理,好比有神论者可以举出具体的“神迹”来反驳无神论者。但至少,单纯的“假设”,并不能进一步帮助正方了。

好,这就是今天的主要内容,让我们来总结一下,奥卡姆剃刀的使用需要遵循两条原则:

第一,两种假设的论证力需要大致相当,否则论证力更强的假设而非更简明的假设更有效力。

第二,当论证力相当时,我们认为更为简明的假设更可信。

别忘了你们最喜欢的课后练习环节,请用“奥卡姆剃刀”的思维方式,来解读这道辩题,“真爱存在/不存在”。

更多精彩,尽在超级辩手。我是殷烁,咱们下期再见。

课程文字转自喜马拉雅APP华语辩论冠军的思辩表达课-《超级辩手》

整理人:合肥金亚太所刘超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