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电话

13034051340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 13034051340

  • 497166873

  • 497166873@qq.com

  • 13401201610269124

  • 安徽 - 合肥 - 庐阳区
  •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 阜南路169号东怡金融广场B座37层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民事类纠纷>>正文

金亚太刘超律师在法院庭审后积极补充证据材料,并尽快提交书面代理词给法官作判决参考!

来源:合肥刘超专业律师网 | 作者:刘超 | 时间:2018/11/5

                                           2018)金亚民代字0339号

    尊敬的审判长:

    依照法律规定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聂夫伦的委托,指派我担任上述原告的诉讼代理人。代理人庭前进行了必要的调查,结合庭审情况,现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被告平安安徽分公司要求对原告伤残等级重新进行鉴定申请因超过法定举证期限,且不符合最高院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法庭应不予准许。

被告平安安徽分公司代理人没有在2018年10月30上午9点正式开庭前,即举证期限届满之前提出重新鉴定申请,也没有提出合理的理由予以推翻鉴定结论,仅仅以原告单方委托为由要求重新鉴定,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25规定当事人申请鉴定,应当在举证期限内提出以及《安徽省高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6规定受害人单方委托的伤残等级、护理期限、误工期限、后续治费用等鉴定意见,不能以单方委托为由不予采信”。综上,法庭应不予准许平安安徽分公司代理人提出的要求重新鉴定申请。

二、原告交通事故受伤前一直在城镇居住,在城镇有相对固定的工作和收入,已连续居住、生活远远超过1年时间,残疾赔偿金应当按照城镇标准计算。

原告庭前提交的证据——房屋租赁情况说明、农房建筑用地执照、租赁房屋照片、工作情况说明以及物资押金收条可以证明:原告在交通事故发生之日前就一直在合肥市包河区租房居住、生活,长达6年多时间原告自2014年年初就在合肥市从事工地建筑材料多余废料的清理工作,接受劳务一方为中国建筑第二工程局有限公司(沪)下属的各个工程项目部,原告在交通事故发生之日前工作也将近4年时间。

至于被告平安安徽分公司代理人开庭提出的原告居住的地方不属于城市区域,属于农村地区的代理意见明显不符合事实。原告开庭时已经明确表示,提供的户口本是2000年7月20日由骆岗派出所签发,离现在已经有18年之久,户口本所载信息早已过时。

原告现庭后提交一份合肥市包河区骆岗街道高王社区居民委员会(以下简称高王社居委)”盖章的证明,该证明表明原告居住地房屋房东王章荣的儿子王金舟属于高王社居委的居民,居住地在合肥市包河区骆岗街道高王社居委。

原告代理人通过百度查询发现,高王社居委在2008年4月就已经由高王村委会改为了社居委显然,原告所居住的房屋属于城市区域,不属于农村地区,依据《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21规定农村居民能提供在城镇的合法暂住证明,在城镇有相对固定的工作和收入,已连续居住、生活满一年的(短期回农村探亲等不视为中断),人身损害的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按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原告的残疾赔偿金应当按照城镇标准计算。

三、原告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原告所从事的行业为建筑业,应当参照2017年安徽省建筑行业平均工资每天145元的标准计算误工收入。

原告提交的工作情况说明以及物资押金收条证据可以清楚证明:原告在合肥市中国建筑第二工程局有限公司(沪)下属的各个工程项目部常年从事工地建筑材料多余废料的清理工作,不属于临时性的工作。

至于被告平安安徽分公司代人开庭提出的原告的误工收入应当按照农林牧渔业标准支付的代理意见明显不符合合肥市中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41规定赔偿权利人无固定收入且不能证明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也不能证明其所从事的行业,但其确有劳动能力的,其误工费的计算标准可以参照本省上一年度最低行业平均工资标准(目前为农林牧渔业)”。

原告已经证明了自己所从事的行业是建筑行业,因此应当按照2017年安徽省建筑行业平均工资每天145元的标准计算误工收入。被告平安安徽分公司代理人提出原告从事的废料收购工作不属于建筑行业,显然是将建筑行业进行了狭义理解。如果真是这样理解,那么中国是不是只有十几种行业的工作?显然不是,建筑行业是个大类,只要从事的工作与建筑行业相关,就可以参照建筑行业的平均工资标准计算。而参考农林牧渔业的标准,只有在原告证明不了自己所从事的行业时才会适用。

四、原告实际住院治疗花费31483.1元(不包括后续医疗费9000元),是真实发生的,不应予以扣减。

被告平安安徽分公司代理人庭审提到的扣除10%非医保用药意见,因其没有具体提出哪些赔偿项目是非医保用药而不应予以采纳。安徽省高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5规定:商业三者险合同约定超出国家基本医疗保险标准的医疗费用不予赔偿的由受害方提供药品及费用清单,保险公司对不属于赔偿范围的费用承担举证责任显然,原告庭审已经提交了药品及费用清单,但是被告平安安徽分公司代理人并没有就不属于赔偿范围的费用承担举证责任所以原告实际花费的31483.1元医疗费应得到全部支持。

    五、原告父母年龄已满60周岁,无经济收入和生活来源,全靠原告及其他4个兄弟姐妹赡养,被告需支付原告被扶养人生活费18666元

    被告平安安徽分公司代理人庭审提到的原告已经有误工费了,所以不需要支付被扶养人生活费的代理意见明显不符合法律规定。被扶养人生活费与误工费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原告的误工费只是用于原告因交通事故受伤不能工作造成实际损失的一种收入补偿而被扶养人生活费是属于原告因交通事故构成伤残之后丧失了未来赡养父母的部分劳动能力的一种经济补偿。这两者是有区别的,显然被告平安安徽分公司代理人混淆了上述两者的概念。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17条第2款规定: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根据该条规定,被扶养人生活费是构成伤残的法定赔偿项目,应予支持。

原告父亲聂经贵74周岁(1943年4月8日出生)、母亲高玉英71周岁(1946年8月6日出生),交通事故发生在2017年11月4日。父亲计算6年,母亲计算9年。分为2个阶段,前6年和第7年至9年(共3年)。

6年,聂经贵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为:20740元/年×6年×30%÷5=7466.4元;高玉英被扶养人生活费为20740元/年×6年×30%÷5=7466.4元,合计14932.8元。7年至9年,高玉英被扶养人生活费为20740元/年×3年×30%÷5=3733.2元。

原告父亲聂经贵和母亲高玉英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合计总额为18666元。

六、原告受伤住院30天,时间较长,后期又到医院进行多次门诊复查、治疗。期间其妻子、儿子媳妇等家人也多次到医院看望和陪同原告进行治疗,所以原告主张2000元的交通费用是合理的。

七、原告主张的车辆重置费用13000元和车辆所载物品损失3000元是合理的,应予支持。

庭审前,原告申请法院调查令将事故发生之日的事故现场照片已经作为证据提交,该组照片反映原告的车辆已经基本被撞报废了,车子2015年9月18日购买,价款为16000元左右,使用只有2年零1个月时间被告支付车辆重置费用13000元是合理的。同时车载的钢筋废料也是洒落一地,后被道路工人清理,原告自述当时的钢筋废料市场价值大概为6000元左右,现主动降低减半主张3000元的实际损失,也是合理的。

八、被告邵明庭审提交的1940元医疗费票据,该费用经庭后核实,确实是用于原告的治疗,该医疗费用原告同意由被告平安安徽分

公司直接支付给被告邵明

以上全部代理意见,恳请审判长在判决时予以充分考虑。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刘超律师

                                 2018年 11月 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