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电话

13034051340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 13034051340

  • 497166873

  • 497166873@qq.com

  • 13401201610269124

  • 安徽 - 合肥 - 庐阳区
  •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 阜南路169号东怡金融广场B座37层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民事类纠纷>>正文

金亚太刘超律师在阜阳市颍泉区人民法院庭审后第二天,及时邮寄书面代理词给法官参考判决!

来源:合肥刘超专业律师网 | 作者:刘超 | 时间:2018/10/22

                                           2018)金亚民代字0392号

    尊敬的审判长:

    依照法律规定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金某某的委托,指派我担任上述原告的诉讼代理人。代理人庭前进行了必要的调查,结合庭审情况,现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被告人保洛阳分公司要求对原告伤残等级重新进行鉴定申请因超过法定举证期限,且不符合最高院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法庭应不予准许。

原告金某某的伤残等级鉴定有安徽仁和司法鉴定所(具有合法鉴定资格)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可以证明。被告人保洛阳分公司代理人提出粉碎性骨折是9级伤残,爆裂性骨折是10级伤残的辩论意见,因鉴定意见书中明确提到原告因交通该事故致第四腰椎压缩性粉碎性骨折伴有椎管狭窄等意见而不能成立。原告的受伤部位,符合《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5.9.6(脊柱、骨盆及四肢损伤)第1点及第2点要求,构成9级伤残。

被告人保洛阳分公司代理人没有在2018年10月15日举证期限届满之前提出重新鉴定申请,也没有提出合理的理由予推翻鉴定结论,仅仅以原告单方委托为由要求重新鉴定,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25规定当事人申请鉴定,应当在举证期限内提出以及《安徽省高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6规定受害人单方委托的伤残等级、护理期限、误工期限、后续治费用等鉴定意见,不能以单方委托为由不予采信”。综上,法庭应不予准许人保洛阳分公司代理人提出的要求重新鉴定申请。

二、原告交通事故受伤前是非农业家庭户口,应当按照城镇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

    原告提交的证据户口本,可以清楚的反映出原告及其家人都是非农业家庭户。原告父母工作单位为安徽省霍邱县第二航运公司,职业为船民。至于庭审提交的新户口本,因为是重新办理的,不再区分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全部都是居民家庭户。但是,原告在庭审时已经做出了合理的解释,原因在于原告父母家面临拆迁,其父母已经将老户口本上交政府予以赔偿,所以没有提供。法庭如需要提交原件核实,原告可以庭后提交老户口本原件。

三、后续医疗费为1万元,对双方都比较公平,法庭应支持原告的诉请。

原告提交的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后续医疗费为12000元,这个是评估大概费用。原告考虑该费用是合肥地区三甲医院的费用,在阜阳市人民医院(等级为三级甲等医院)的费用大概为10000元左右,所以原告起诉主动将后续医疗费调低为10000元。虽然原告二次手术及后续门诊复查费用总计花费为5022.45元,但是该费用是在阜阳万生医院做的手术,该医院依据原国家卫生部颁布的《医院分级管理办法规定,阜阳万生医院为一级医院,是最低等级。因为,医疗资源和条件都比较有限,所以医疗花费较低。而阜阳市人民医院的等级为三级甲等医院,超出阜阳万生医院好几个等级,并且医疗资源和条件都是阜阳市最好的,所以后续医疗费为10000元是合理的。    

如果原告跑到合肥的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也是三级甲等医院)治疗做二次手术,那么后续医疗费可能会达到、乃至超过12000元。多出12000元的部分医疗费,只能原告自己垫付,不可能再向被告人保洛阳分公司主张。因此,10000元的后续医疗费是合理的费用,对双方都比较公平。原告因为身体特殊情况,以及做二次手术时阜阳市人民医院没有床位,所以被迫在阜阳万生医院治疗。花费的医疗费用虽然实际低于10000元,但是原告做二次手术,有权享受三级甲等医院治疗的资源和条件,如果没有达到,应当予以补偿。

四、原告因购买泰康人寿保险合同虽获得3688.65元医疗报销费用,但是原告依据《保险法》有关规定,仍可以向第三者请求赔偿。

2016年7月21日,原告购买了泰康人寿保险合同,险种包括重大疾病保险以及附加险(住院费用医疗保险、意外伤害医疗保险、意外伤害医疗保险住院津贴),缴纳保险费为4363元因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泰康人寿保险公司依据双方的保险合同赔偿原告3688.65元。

保险法》46规定:被保险人因第三者的行为而发生死亡、伤残或者疾病等保险事故的,保险人向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给付保险金后,不享有向第三者追偿的权利,但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仍有权向第三者请求赔偿根据该规定,原告仍有权向侵权的三被告请求赔偿后续医疗费用10000元,不存在抵扣或是扣减情况

五、原告实际住院治疗花费42658.12元(不包括二次手术医疗费用),是真实发生的,不应予以扣减。

被告人保洛阳分公司代理人庭审提到的扣除10%非医保用药意见,因其没有具体提出哪些赔偿项目是非医保用药而不应予以采纳。

安徽省高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5规定:商业三者险合同约定超出国家基本医疗保险标准的医疗费用不予赔偿的由受害方提供药品及费用清单,保险公司对不属于赔偿范围的费用承担举证责任显然,原告庭审已经提交了药品及费用清单,但是被告人保洛阳分公司代理人并没有就不属于赔偿范围的费用承担举证责任所以原告实际花费的42658.12元医疗费应得到全部支持。
    六、原告事故发生前确实在上海晶典化妆品公司合肥办事处上班,主要从事化妆品的销售工作,提供的照片和微信截图都是真实的。至于被告人保洛阳分公司代理人提出的原告误工费标准应按农林牧副渔业主张,显然不符合法律规定。原告提供的证据明显可以证明原告所从事的行业属于“批发和零售行业”应按批发和零售行业标准145.4元/天支付误工费。

七、原告受伤一共四次住院,合计住院时间为41天,时间较长。期间多次往返阜阳市和六安市霍邱县进行治疗,其父母家人也多次往返两地来看望和陪同原告进行治疗所以原告主张3000元的交通费用是合理的。

八、被告物流公司庭审提交的1200元收据,该费用虽然实际发生,但是该收据不是原告本人签字,被告物流公司也没有提交该1200元的医疗费发票,该1200元医疗费用可能是用于其他人的治疗所以不予以认可。

以上全部代理意见,恳请审判长在判决时予以充分考虑。

 

                                   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刘超律师

                                 2018年 10月 17日